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

《為什麼國家會失敗》─政治制度決定國家成敗

榨取式的毒藥

為什麼國家會失敗?其實與政治制度息息相關。失敗的國家大多是中了「榨取式制度」的毒。這種制度維護著既得利益者的特權,卻壓榨國家大部份的民眾。階級的不流動,造就了成長停滯的社會。很不幸地,直到今日還是有很多國家維持著這樣榨取式的制度。

榨取式制度的特色就是政治權力掌握在極少數的人手中,絕大多數的人民沒有機會參與政治。掌權者於是設計制度來圖利自己或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勢力,造成廣大的民眾失去了向上的期望和努力的理由,於是整個社會缺乏創新的力量,最終陷入一灘死水,經濟陷入停頓或是倒退。

許多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國家在獨立之後就不斷面臨這樣的循環,這稱作「寡頭鐵律」。當初歐洲的殖民者為了取得非洲的資源,在當地建立了極度榨取的制度。當中包括限制當地人自由取得和買賣土地的權利,然後強迫他們替白人農場主工作,利益全被當權者和農場主拿走,殖民地的人民只有悲慘工作的命運。

但是在獨立之後,新產生的獨裁者並沒有廢除這些制度,反而陳襲下來,只是既得利益者從殖民官員變成了獨裁者的家族。當權者獲得龐大的利益,引起別人覬覦,於是一樁又一樁的軍事政變接連上演。只是新的獨裁者總是繼承前一位留下來的制度,繼續用假民主奴役整個國家的人民,於是了造就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為數眾多的貧窮國家。

榨取式的成長

即使是榨取式制度,仍然可能達成有限度的成長,明顯的例子就是前蘇聯和近幾十年來改革開放的中國。背後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在成長前實在太過落後,成長的潛力太大。獨裁政府所做的是利用公權力把人放在正確的位置上,比方說將農業人口強制轉移至工業人口,在正確的產業發展上取得一段時間的經濟成長。

但是這樣「榨取式的成長」終究會在某一個時間點停止。因為權力始終掌握在少數人手中,廣大的平民因為階級不流動而失去了創新的動機。蘇聯的崩潰已經成為歷史,而中國是否能夠以更廣納開放的制度來避免危機,是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的事。

這種「榨取式的成長」,如同歷史上興衰的帝國,達成的先決條件就是「中央集權」,唯有強大的領導人才能強迫動員所有人民。如果像是東非國家索馬利亞這樣,自始至終都維持著部落統治,沒有一個統一的政權的話,那麼就始終是一盤散沙,連基本的成長也不可得了。

成功發展的廣納型制度

成功發展出「廣納型制度」能獲得長期穩定發展的國家,第一個產生的就是十七世紀的英國,當時發生「光榮革命」,議會強迫君主退位,並且跟新的君主達成協議,從今以後限縮了君主的權利,並保障了議會的主導權,也就是人民的主導權。龐大的殖民帝國利益不再由皇室家族所獨享,能夠參與政治的人大幅增加,廣大的工商階級掘起,同時也促進科技的創新。工業革命會發生在英國,政治制度才是主要的原因。

第二個達成的國家是美國。北美洲能夠獲得比南美洲更巨大的成功,原因竟然是因為先天條件的不足!要知道,歐洲人到來之前的美洲大帝國─印加和阿茲特克帝國,都是位於中美洲和南美洲,北美洲當時地廣人稀,只形成了部落的共主而尚未有國家的誕生。

西班牙人征服了印加和阿茲特克帝國之後,集中的都市人口成為了奴隸的最佳來源,各地區的總督莫不發展出各式各樣的奴隸制度,讓大部份的人為少數的特權殖民者服務,利益只掌握在地主和歐洲人手中。如此「榨取式的制度」對後代產生莫大的影響,即使到了現代也難以恢復。西班牙即使獲取了無數的黃金,但因為海外利益都掌握在皇家手中,工商階級無法健全發展,衰敗也就無可避免了。

相反的當英國人來到北美洲的時候,那裡只有廣大的平原,印地安人根本就不和歐洲人合作,而且一打就跑。找不到人可以奴役的英國人只好自己耕作、形成社區。雖然起初是罪犯才會流亡到新殖民地,但是很快的他們就開始爭取更多的權利,而當權者也了解唯有釋放更多的權力,讓每一個份子都積極開展自己的事業,殖民地才能夠逐漸壯大。

並不是每一個國家都是用和平的方式獲得廣納型的制度,像是法國就是透過「法國大革命」的方式推翻了君主制度,雖然中間經過了黑暗期,甚至重新走了帝國的老路,但大方向來說還是終結了只有少數人發號施令的政治制度。有這麼多的國家發生革命,但為什麼只有法國獲得成功?原因就在於新誕生的制度,讓更多的人能夠參與政治,成功以「廣納」取代「榨取」。

制度決定一切

很多人也許對於政治不敢興趣,但是政治確實影響了社會所有的層面。科技發明、經濟發展、船堅炮利,其實全部都與政治制度息息相關。戴蒙的「槍炮、病菌與鋼鐵」或許能夠解釋工業革命之前,各文明的進展差異,但是工業革命之後就無法套用了,而這本「國家為什麼會失敗」很好的補足了這個問題的答案─「制度決定了一切」。


延伸閱讀:
《槍炮、病菌、與鋼鐵》人類社會的命運
《如何豢養一隻奴隸》古羅馬的管理學聖經
中國人是怎麼進入非洲的?《中國的第二個大陸》
《失控的撙節》削減預算錯了嗎?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